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集锦 > 水利文化 > 水利历史 > 史海拾零

血肉之躯御洪水 赤胆忠心千古铭

--一九九八年洪湖长江干堤溃口性险情抢护追忆 

(张生鹏)二十年过去,弹指一挥间。当年,广大军民和工程技术人员连续80多天,夜以继日与洪水搏斗的惊心动魄、荡气回肠地场景仍历历在目,让人永生难忘。 

九八年八月初,当第四次洪峰到来前,我奉命赴洪湖协助洪湖市长江防汛前线指挥部,负责大沙至新滩一带的抗洪抢险技术指导,指挥部调来两位毕业不久的大学生万辉和陈正国给我当助手。 

在第六次洪峰到来之前,我直接指挥抢护了燕窝洲脚管涌险情,大沙至田家口浅沙层管涌群,以及燕窝至新滩一带直径从0.2到0.6米不等的十多处管涌险情。 

值得一提的是燕窝洲脚特大管涌险情。该险情距离长江干堤內堤脚仅70米,且在一处水塘中。接到报险后,我立即赶到现场,只见水面上脸盆大小水花夹着沙粒翻滚剧烈。我首先派人下水摸探险情基本情况。探险人一个猛子扎下水。当他浮出水面后,头上一片黑沙。他大喊水下冰凉冰凉,冲力很大,无法靠近。经丈量管涌水面出口直径高达2.3米时,我惊呆了。为了防止误报险情,我让燕窝分段的王志炎,还有胡新仿等同志和多名民工一起,拿着长竹竿垂直紧贴管涌口边缘绕行一周。还让四、五个人站在管涌口边缘,张开手臂手牵手将管涌上出口合围起来,形象测算管涌上出口大小。 

我立即制定了蓄水反压结合水下正反六级配砂石料导滤堆的抢险方案。 

导滤堆的最底层用直径达20-30厘米,重约15-20公斤的石头消杀水势,分散水能。当导滤堆做成,堆顶及周围顺利出清水后,突然有人大喊一声:“快看!这边水塘里又出险了!”我飞奔过去一看,只见刚才处理险情地方的邻近水塘里,满塘翻滚起直径10-25厘米大小的浑水花盘。这种险情我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心中暗自思忖,难道这是溃堤的先兆?不禁打了个冷颤,身不由己的两腿发软。这时又听见人群中有人一声大喊:“要垮堤了,快跑啊!”话音刚落,只见一群抢险的民工哗啦一下全跑光了。这时,我已经胆战心惊了。但头脑依然清醒和镇静。心想,别人能跑,我绝不能跑!这里就是我的战斗岗位,就是今天死在这里,我也决不离开半步。 

有了视死如归的坚定信念,心里顿时坦然了许多。我向周围扫了一眼,发现除了农民跑了以外,跟随我的市、段工程技术人员及基层干部都没有跑。一个个正用疑惑、期待和焦虑的眼神望着我。刹那间,我感动之情油然而生,一股暖流直涌胸膛。我感觉我不孤单,我还有战友!现在我就是主心骨,我必须要有担当!我立即向身边的人发出一连串指令:解放军在哪里?快去向解放军求援!还有多少砂石料?余光辉段长赶快去拖运砂石料! 

不一会,在附近抢筑大围堰的解放军火速赶到,他们纷纷跳进水塘,在我的指导下,将刚才抢险剩余的砂石料不管大小,不分级配,一股脑统统倒入水塘。后续补充材料也源源不断跟上。经过两个多小时的抢护,约200平方米的水塘已铺满大约30厘米厚的混合砂石料。渐渐地,大水花盘不见了,水塘里只冒出了一串串小水泡,一个溃口性特大险情终于控制住了。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此时,天色已晚,我暗自祈祷,感谢解放军!感谢河道提防的战友! 

一九九八年八月二十日,第六次洪峰即将过境洪湖。数万抗洪大军正严阵以待守卫在江堤上。大约下午六点,突然一场5-6级的强风暴在洪湖燕窝一带登陆。霎时间,狂风大作,大雨倾盆,江边风浪高达1-2米。我预感不妙,立即带着两个大学生驱车前往洪湖市长江防汛前线指挥部(燕窝分段)查探是否有新的报险。 

燕窝分段处于外滩。才进大门口时,长江水位已淹没至膝下,片刻之间,长江水位突然退落至脚背。据此,我研判,极有可能是七家垸溃口了,我们忙往七家垸赶。我们刚到七家垸上搭脑,只见七家垸已处于一片汪洋之中,溃垸已成事实。我们心情沉重,继续往前疾奔。没走多远,迎面碰到两位基层干部摸样的人,大声询问我们是否指挥部的人?他们说七家垸溃口了,七家垸后面的长江大堤也有一处很长的子堤被风浪打垮了,江水正在从大堤上向洪湖市内漫流,大堤上已空无一人。我一听几乎魂飞魄散。一边叮嘱他们赶快前往指挥部报告,一边向洪湖市前线、荆州市驻洪湖前指报告。我对各级防汛指挥部大声疾呼:七家垸长江大堤出大险啦,洪湖危险啦,快派解放军来啊!快调运抢险物质器材来啊!我要人、要砂石料、要编织袋啊!我同万辉和陈正国拉开距离,分别从堤顶、堤半腰和堤脚三个位置排成一排边检查新险情边向前推进。 

在距大堤漫溢处大约200米时,就传来洪水流动的轰鸣声,还有堤内老百姓惊慌逃命的哭喊声以及猪牛鸡犬的鸣叫声。当我们跑到出险处时,只见大堤内坡上一条巨大狂野的瀑布挟十多米水头之淫威飞流直下,肆无忌惮地冲刷着我们的生命之堤。那一刻,我们感到十分无助。 

很快,我的呼叫有了效果。只见原湖北省石化厅副厅长刘向东和原洪湖长江总段负责人,带领两队解放军官兵最先跑步与我们会合。短暂交流情况后做了分工。战士们一个个刷刷刷勇敢的扑向漫溢口门。他们肩并肩、手挽手,用血肉之躯筑起了三排人墙,阻止并延缓着洪水对大堤的冲刷。他们前面坐着一排,后面站着两排。八月下旬加上暴风雨后的天气,冰凉冰凉的江水从战士们的脖颈肩头绕流直下。虽然他们冻得瑟瑟发抖,嘴唇乌紫,但没有一人发出哪怕是轻微的呻吟之声。 

又过了一会,一队增援的解放军官兵跑步到场。部队首长转身面对战士们下令:“一连,上!二连,上!”就这样,在原有三排人墙的基础上,又增加了一排人墙。 

在各级防汛指挥部的强力指挥调度下,抢险器材和工具以及劳力陆续到位。解放军又和我们一道,迅速挖取内堤肩土装入编织袋,从子堤缺口两端磊筑,逐步向中间进占。经过约两个小时的奋战,终于在半夜10时左右合拢,修筑了一条宽2.0米,高1.0米,长140米的全新子堤,彻底宣告这次抢险取得了胜利。 

九八抗洪的记忆被我尘封了近二十年。感谢河道局领导在二十年后让我启封并唤醒了它。以上追忆的两个场景,只是万千感人故事中的两个片段。九八抗洪,几乎每个重大险情的抢护,都离不开解放军的身影。没有他们,我们的胜利是不可能得到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永远是中华民族的脊梁与中流砥柱。九八抗洪精神就是广大人民群众和中国人民解放军一起,用泪水、汗水、鲜血和生命共同铸成的。我们要永久珍藏、传承并发扬光大。 

打印收藏关闭我要纠错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