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水利新闻 > 图说·深度

工地当前线 工友当家人:一片痴心只为水

(吴梅鲜 戴含)盛夏8月,骄阳炙烤大地,鄂北工程广悟段2015年第17标乐城山隧洞目前正在进行底板浇筑和二次衬砌施工,现场呈现出一片热火朝天的施工景象。在施工现场,每天都能看见他身着反光背心,头戴安全帽,脚着一双胶靴,随身携带笔记本和笔,逐个对隧洞施工作业面进行检查,把每一个有安全隐患或疑似安全隐患的地方都记在笔记本上,反复去检查,还不忘叮嘱工人严格按照要求施工,注意施工安全。 

他就是鄂北工程2015年第17标项目部安全环保部部长于立源,一名刚成长起来的年轻党员。他每天起床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在工人上班前赶到施工现场,组织一次班前教育、技术交底,按当天的任务安排对每个工人进行简短的安全教育培训。 

不忘初心 风雨兼程 

2015年11月20日,于立源根据中铁十九局集团有限公司的安排,从熟悉的铁路建设管理岗位上转到陌生的水利工程建设管理岗位,从事安全生产、进度管理等工作。“到新的岗位开展工作比较难,一时很难适应。”于立源介绍,刚到新的岗位,他不仅要面对管理上的难题,更要面对专业上的难题。长期从事铁路隧洞工程建设,转到水利工程隧洞建设管理岗,需要重新学习各项专业知识,更要克服熟悉领域专业等因素的影响。他继续说道:“更细化的说就好比铁路隧洞断面是100至400多平米,水利工程则是小断面,最多不超过8平米,实际施工差距很大,各自安全风险把控也不一样。” 

“越挫越勇,把高标准、严要求作为工作的奋斗目标”刚到项目部不久,鄂北局到17标检查安全生产工作,当时现场比较杂乱、工棚脏乱、排水沟堆砌,鄂北局广悟部主任胡辉毫不留情面的对他提出严厉批评,甚至说道:“你要干不好就不要干了,换人。”于立源说,当时心里充满了委屈,认为自己刚来不久,什么都不熟悉,却又暗自下决心,要干出一番成绩来,改变业主方的看法。 

万事开头难,只要迈出第一步,成功就在眼前。于是他积极调整自己的心态,直面眼前的困难。那段时间,他每天都去工地,向身边有经验的老同志请教,向工地有经验的隧洞工人请教,一遍又一遍的把请教来的经验利用晚上的时间整理成文字,供自己学习,不仅如此,他还向其他标段有经验的同行请教。刚接手工作时的情景于立源记忆犹新,用他自己的话来讲就是“每天忙得晕头转向,都不知道是星期几”。如今,谈及水利隧洞施工,他总是出口成章,他说:“洞泾小如何控制爆破面,围堰硬如何开挖等问题都是经常遇到的,要根据施工情况,想办法改变施工工艺,采取多打眼,周边眼加密,掏心眼加密等方式来开展工作。” 

就这样,他在短时间内熟悉了水利工程建设的相关专业知识,工作也逐渐上手,走上正轨,时间久了,大家对他的看法也改观了。“在每月安全生产例会上,胡主任经常以17标为例,认为17标现场有改善,管理有加强,洞内安全状况可控。”广悟部年轻干部胡浩介绍,2016年5月至11月份,作为项目部的管理人员,他完成了公司的评审项目,通过半年时间的准备,实现一级标准化达标。“一级标准化达标所涉及的项目很多,13个大项目,45个二级项目,125个三级项目都需要逐条进行分解,还要对内页资料进行重新梳理……” 

不计私利 忘我工作 

“每天除了项目部或者监理部开会,不是在工地就是在去工地的路上,他为了工作,连饭都可以不吃。”17标乐城山隧洞出口施工队队长金鹏介绍,17标标段小,他每天在3个作业面来回跑,不吃早餐就出门,深夜才回,吃饭基本在工地,有时候错过饭点就不吃了……提及于立源,金鹏有说不完的话。 

“每次都要深入掌子面进行认真仔细的检查,爆破后,无论是出渣还是开挖都要做排险,连松动的一小块碎石都不放过……”鄂北局广悟部年轻干部戴含介绍,他对工作很较真,凭着一股子热劲儿,可以说是全身心投入到工作。 

如果说对待工作用了100分的热情,那么对待身边的同事、工友他用了102分的热情。“我家很穷,前段时间我母亲生病了,他知道后,立即预支我5000块钱,让我给母亲治病。”工人金咪井激动地说道。他又接着说:“就是上个月,电焊工肖军半夜突发呼吸衰竭,他给于部长打电话,不一会儿于部长就赶来了,开车把他送到大悟县人民医院ICU,守了整整一夜,第二天医生建议转诊到大医院治疗,在医生应允的情况下,他开车将肖军送回襄阳市人民医院治疗。在大悟县人民医院ICU治疗期间的3000多块钱都是于部长出的。” 

“这些事对我来讲,都是我应该做的,工人在这里干活,我有义务要照顾好他们,要对他们负责。”于立源严肃地说道。 

对工作问心无愧,对家庭却充满了愧疚。如果不是很熟悉他,压根不会想到乐观开朗的于立源,在心里也藏了一个令他难以言说的秘密。 

于立源的手机屏保是他与女儿的照片,微信头像也是女儿的照片。照片中小女孩依偎在爸爸的怀里,笑得很灿烂。他说:“我女儿今年上小学三年级了,就是不长个儿。”原来,于立源的女儿患有脑垂体生长缓慢,身高只有1米14,按照医生的建议,连续三年每天一针脑垂体生长激素,经过治疗,如今已有1米2。他说:“治疗才刚开始,效果还不错,虽然每天都要200块钱的费用,但是只要闺女的病能治好,都值了。” 

不仅如此,于立源的女儿自小患有自闭症,曾接受过2年多的康复治疗,是唯一一个从所在自闭症康复中心走出来的孩子,如今除了性格内向外,能正常与人交流、上学。他说:“我一直在各个项目现场,女儿的成长我错过了,女儿接受康复治疗我也不能陪伴,苦了我的老婆。”说完,他乐观的脸上突然暗沉了,他用手扶了扶眼镜,把脸朝向一边。 

“我觉得我是幸运的,因为我有一份稳定的工作,可以支撑家里的开销,可以给我的女儿提供好的成长环境,我感恩现在拥有的一切,我会用尽全力做好鄂北工程,拿出自己应有的姿态,向修建西咔线、盘海线那样去对待。”从他的脸上,流露着一位父亲对女儿最深的爱,也流露着一名建设者对工作的挚爱、感恩与干劲。 

打印收藏关闭我要纠错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