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水利新闻 > 图说·深度

愿化春泥 步履芳华——记洪湖东分块蓄洪工程套口进洪闸建办主任董芳群

——记洪湖东分块蓄洪工程套口进洪闸建办主任董芳群

 

(彭月竹 罗逸峰 吴剑 刘任)他是荆州水利战线的“老把式”,参建过新滩口泵站、田关泵站、引江济汉、洪湖东分块蓄洪工程等多个大型工程,见证了改革开放后荆州水利事业发展和进步。

他是荆州水利职工的“老校长”,无论曾在三尺讲台、还是现驻工地一线,他言传身教、诲人不倦,只求能为行业为社会培育更多水利人才。

他是全国最大蓄洪工程——洪湖东分块蓄洪工程建管一线年龄最大的“老将”,正带领老中青三代水利人,扛起“长江第一闸”建设管理重责。

董芳群说,他就是革命的一块砖,哪里需要往哪里搬。年近六旬,回望三十八载水利芳华,一半风雨、一半桃李,他无悔,仍步履铿锵。

半生工程磨砺 “全能型”水利专业干部

再次见到董芳群,是在洪湖东分块蓄滞洪区蓄洪工程套口进洪闸施工一线。正值七月入伏,作为建办主任,55岁的他正一瘸一拐在工地上指导、监管施工。

“腰椎间盘突出,没事!”刚与项目部交换完高温施工注意事项,他又去查看闸墩浇筑前钢模整体拼装情况。熟知老董的人都知道,与他共事,你既要适应他生活中的“冷幽默”,也要打起十二万分精神习惯他专业上的“挑刺儿”。

敬业、严谨、少语、多干,直来直去的老董是一个典型的水利专业干部。翻开他的履历,水利工程设计、施工、科研、实验、建设、管理,他无一缺项。

梦想的种子始于上个世纪70年代,1963年董芳群出生在监利县毛市镇一个普通干部家庭,当时国家一批大型骨干水利工程开始建设。家乡电排站工地上,那人山人海的场面、那集体吆喝的号子、那挥汗如雨的辛劳,就是董芳群对水利工程最初的印象。

1984年,董芳群从葛洲坝水电工程学院毕业。作为恢复高考后荆州地区引进的第一批水利专业大学生,刚到当地水利科研所报到,他就被派往洪湖新滩口泵站建设一线。

80年代水利工程建设按计划经济模式管理,组建各类水利工程建设指挥部施工,工程建设、管理都没有分开。白天,董芳群就和农民一起上工地,背模板、扎钢筋、浇混凝土、爬脚手架,晚上就在简陋的工棚里加班搞设计、画图纸。

董芳群很感谢这段青年时光,师承荆州地区欧光华等一批省内著名水利专家。一线的历练,夯实了他从事水利工作的“底气”,这是一笔财富。

90年代后,湖北省水利工程建设管理体制步入改革探索期。董芳群又被派到荆州市利用世界银行贷款水利项目管理办公室工作,在外资项目管理中,董芳群开始接触国外先进的工程建设管理规范与经验,他边干边学。期间,还多次被抽调省水利厅,参与湖北省利用世行贷款水利工程招标投标、工程监理相关管理办法编写制定。同时,从事大中型泵站运行管理研究,开展教学培训、教材编写、技术攻关等工作,足迹遍布荆州地区各县市。

1997年,董芳群担任荆州市水利水电学校(以下简称荆州水校)校长。多年来,在他手上诞生了一批又一批优秀学子,至今仍活跃在全国水利行业一线,可谓“桃李满天下”。

董芳群说,谁都不是天生的行家。从小董到老董,从学生到校长,所有本领,皆需要与时俱进的学习、一个一个工程的磨砺。

临危授命出马  有种“定心丸”叫老将

2015年,国家172项重大水利工程之一——洪湖东分块蓄洪工程启建在即。作为建国以来荆州单项投资最大水利工程,荆州市政府专门成立项目指挥部,集全市水利精英,共筑安澜防线。

作为平原湖区软地基处理、基坑降排水、混凝土施工等方面水利专家,董芳群毫无意外进入上级优选“一线技术方阵”,奉命调入“东分块”项目法人单位——湖北省洪湖分蓄洪区工程管理局(以下简称省洪工局),协助负责相关技术指导。他善于运用系统分析方法、建立数学模型,优化施工组织设计,为工程施工提供很多合理化建议。

2017年,由于东分块现场管理机构变更,套口进洪闸工作迟迟无法推进。年过五旬,身为副县级干部的董芳群又挑重担,组建套口进洪闸建办,扎根在了洪湖龙口镇施工一线。

套口进洪闸被誉为“长江第一闸”,是洪湖东分块蓄洪工程重要主体工程。闸身605米长、44孔、8000m3/s,建成后将直面长江挡水行洪。工程地位之重要、社会关注度之高,压力可想而知。

进驻初期,正值主汛,套口进洪闸所处长江段超警戒水位持续长达11天。他挺着病发的腰,一边带着大家死守工程沿线、查险排险,一边还要组织协调,扭转工程进度滞后的被动局面。

在得知施工单位因为原材料价格上涨而导致各种担忧和情绪后,董芳群一方面与项目法人及时磋商,推进工程调差,增加材料预付款缓解施工资金压力;另一方面沟通施工总公司,督促进驻现场解决问题。同时,还多次前往码头、材料供应地进行市场调查,帮助施工单位多方拓宽进货渠道;及时磋商相关部门,促成施工业面电信光缆迁移事宜。通过各方努力,人员、机械大量进场,整个施工场面有了明显改变。

董芳群说:“一个工程的好坏是大家协调配合的结果,我也做过施工,更明白管理者要换位思考,有时从施工单位角度看问题,会更事半功倍。”

2017年6月,套口进洪闸即将进入底板大体积混凝土浇筑的关键期。一面是上级下达的进度任务,一面是高温施工的困难重重。就在施工单位一筹莫展之际,董芳群拍板决定:“与其在高温季节,高投入、低效率工作,砼施工质量难以保障,不如做好准备避开高温,待时机成熟再一鼓作气。”主汛刚过,仓闸室底板混凝土浇筑正式开始。董芳群带领驻现场人员分班旁站浇筑,持续不间断、昼夜施工,从原材料准备、人员机械配备到混凝土制备、运输、入仓、振捣层层把关。拌和楼出料慢了,他马不停蹄地去解决问题;昼夜温差大,混凝土坍落度他也时刻掌握;夜间工人换班,他就在旁叮嘱穿好夜光服,注意安全。工作强度连年轻人都扛不住,而他却始终在一线。整整74天,就完成22联2.8万方的大体积混凝土浇筑,创造了“三天一仓、月浇1.2万方混凝土”的底板浇筑速度。

前不久,董芳群腰病复发,妻子又腿伤住院,请假仅一个星期就又回到工作岗位。即使呆在办公室,也是一边做着理疗牵引,一手拿着放大镜看图纸。身边的同事都说,老董不像一个领导,更像一个战士。无论冰霜雨雪,还是烈日酷暑,只要工程在,他就在。

师者传道授业 “三尺讲台”搬到一线

“把笔记本带好,不懂的就问,该记就记。”领着几个刚到“东分块”的大学生,他常常是一边检查工程,一边说向他们讲解着每一个施工环节的注意事项。

或许曾因执掌水校,这份师生的情意难以割舍,董芳群爱带学生在工地上众所周知。有时,即使你不是项目上的人,遇到技术难题向他请教,他总是言无不尽、从未藏掖。

老带新、传帮带,这是传统、也是责任。“98抗洪时,荆江大堤和长江干堤上有620名荆州水校历届毕业生投身抗洪一线,他们就是各级防汛指挥部门的参谋和抗洪抢险的主要技术力量”。董芳群深知,专业技术人才对水利的重要。他常说,自己没有杨昌济先生“自闭桃源称太古,欲栽大木柱长天”的境界,也不求培养出惊世骇俗的栋梁之才,只求能为行业、为社会培育出一批有贡献的人就心满意足了。

“一线是最好的历练熔炉”,老董时常以自身经历教导年青人,“不论何时对待工作都要严谨专心,多看图纸、多读规范,要能沉下心、勤研究、善总结。人只有‘钻’进去,才能在这个行业‘专’出来!”在他的指导下,套口进洪闸施工单位成立了两个QC活动小组,形成了两项企业级工法,其中一项已向水利部申报国家部级工法。

省洪工局新进大学生刘任这样说:“董老师把三尺讲台搬到了工地,他以身作则、传道授业,手上总像拿着一根无形的教鞭,让我们不敢懈怠!”。

春泥总呵芳华 时间把最好的礼物留给了我

初见老董的人,会怕他;熟悉老董的人,却更敬他。如果将三十八载水利生涯用“十分制”来算,他把九分都给了工作。

世人常以“春泥”喻义无私奉献者,之于事业、学生,老董当之无愧。然,之于家庭,董芳群的“春泥”则是妻子曾金花。

1988年结婚时,正值田关泵站施工,董芳群赶回来照了一张结婚照就匆忙赶回了工地,是妻子一个人揣着介绍信拿的结婚证。

对于家庭,老董却有着不同常人的心痛与牵挂。大儿子三岁时意外摔伤头部,智商至今停留在孩童时代,靠轮椅出行。每天,170斤的小伙子进进出出、衣食擦洗、康复锻炼,全靠妻子赢弱的臂膀。三十年来,妻子没有睡过一个囫囵觉;近些年来,逢年过节,夫妻俩从未双双把乡还,总是一个在家照看儿子,一个只身返乡探望八十高堂。

在曾金花眼中,自己的丈夫就是一个兢兢业业、一心扑在工作上的人。作为女人,怎会没有抱怨。但每次看到丈夫休息回家,不顾一身疲惫抢着干家务、照顾儿子的身影,她的心就软了。

每一个水利人的背后都一份沉甸甸的理解与支持。老董曾对妻子说:“洪湖东分块蓄洪工程是我退休前最后一个水利工程了,我想把套口进洪闸打造成一个精品、一面旗帜,为‘东分块’培养一批技术骨干。等我退休了,老婆,你就能享福了!”

迎着落日的余晖,董芳群回望工地,若有所思。小时候那人挑肩扛、赤膊吆喝的大会战画面再次浮现脑海。改革开放四十年,社会在进步、时代在变化、技术在革新,但水利人“献身、负责、求实”的无私精神不会变,“舍小家保大家、誓保一方安澜”的大爱情怀也不会变。

我们常常赞美英雄,其实也应该感谢那些活得朴素、趋于淡泊的人。

因为他们信念坚定、不惧寂寞,最后才能享受真正的自由。

因为他们面对了时间,而时间也把最好的礼物留给了他们,还有我们!

打印收藏关闭我要纠错
相关信息